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随想,这是初夏时分的栀子花开了

前言:在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中,当那抹洁白的花朵,带着丝丝的雅香,这是初夏时分的栀子花开了。那洁白的花瓣,那清雅的气息,我想你还是我心中的那个她。不论在什么时候,你那清新淡雅气质,都会依然保留。你就是这样在我心里,留下那纯洁爱,来不得一点懈怠。因为,在很久以前我读懂了你。今生,你若还记得以前的彼此拥有,那么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。有你,我今生不再孤独。

窗外,黝黑的夜,几只秋虫呢喃,点缀着秋的夜,更觉安静。醒来多时了,一直站在阳台上,静听秋虫唧唧,似乎只剩下了耳朵和眼睛,没有了心,没有了思维,没有了情感。。。

一年一度的国庆,举国欢度,长长的假期,任你选择去哪里旅行。我只有俩天的假期。昨晚放松,觉得明日可以不用操心劳神,可以睡个好觉了,没想夜半三点多便醒过来,独自翻身打滚的,无法入眠。老了,真的老了,再不似当年只觉得时间睡不够,醒来了还得赖在床上,不肯起来。如今醒来,躺在那里,浑身骨骨节节,都那么难受。担心打扰了家人,不想惊动,闭着眼,心里数着数:一只羊,俩只羊,三只羊。。。不知不觉,又开始乱七八糟的思维,那些点好数字的羊,也不知道都钻到哪里去了,唉!

窗外,月色清冷,很想自己下去走走,却只是这样想着,脚步没有动,关门的声音会惊醒家人,也怕别人会对我说长道短,一个院儿住着的,会奇了怪了,为什么这早就起床呢?不想走出院门,一来惊动了门卫,二来街上的二大爷二大娘,很让人觉得恐怖。常常看着有几个拿着竹棍来回走动的,忽然莫名其妙的大声叫唤几下,会吓我一跳。

想起七八年前,寒冷的冬天,大清早的,门卫在院墙外的大树下,发现了一具尸体,可怜的二大爷被活活冻死了,是不是有什么毛病?谁也不知道!于是,善良的门卫,买来了一挂鞭炮,噼里啪啦的放了一通,也算是为他送行吧,尽管不知名,但毕竟黄泉路,让鞭炮声送他一程吧。

谁家的孩子谁不爱?老话说,猫养猫疼,狗养狗疼,人养了人不是更疼了么?

这经常转悠的二大爷和二大娘,当年都是谁家的孩子?为什么会走上这条不归的路?是遗传?是打击?还是生活的重压?不得而知了。常听精神病院当护士长的姐姐,会告诉我一些病人的事,很觉得凄凉。有一些是思维的内向所造成的,很多好像都是因为爱情。老家有个侄孙,长得高帅,只是不富,很明理的一个孩子,多年前在东北打工,和当地的一个女孩恋爱,俩人情投意合,谈婚论嫁,然而,侄孙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远房侄儿,极力反对,说外地的姑娘不了解,不如娶个本地的,硬是拆散这对交颈的鸳鸯,侄孙从此闷闷不乐,忧郁成疾,终于有一天,忽然的胡言乱语,精神恍惚了。家人后悔万分,但是太迟了。后来,托人走云南花钱买了一位姑娘,万幸,那姑娘居然没有嫌弃侄孙,安心过日子,生儿育女到现在,只是,再怎么贤惠的妻子,也不能治好老公的毛病,那姑娘在侄孙每每犯病时,痛苦的直掉眼泪。唉!生活就是如此,总是不尽人意啊!

窗外,咕咕叫唤着的鸟儿,是布谷鸟么?不对啊,这时候怎么会有布谷鸟叫唤呢?也搞不清楚了吧,这世界,摸不清看不透,什么正常都属不正常,一切不正常也都是正常的吧。不去思想!那几只不知名的鸟儿也在树丛间开始飞舞了起来,叽叽喳喳的叫,很明丽快乐的声音。它们也放假了么?要出门远行么?勤快的小精灵!

天亮了,如水的月色已渐退去,取而代之是淡淡的蓝,淡淡的灰。远处,车声隆隆。有多少旅行的人,回家的人,此时已在快乐中,开始了一天的行程?又有多少不能回家的人,此时会不会叹息呢?

我要做什么呢?俩天的假期?今日去做个按摩吧,老了,老胳膊老腿的,按摩几下会舒服很多的,肩颈不好,关节不好,唉,浑身没有一块好地儿了。就连那一颗心只怕也都坏完了!呵呵。明日呢?哦,明日做了姑奶奶的我,要回娘家去喝喜酒的,侄儿结婚十多年了吧,未能生下一儿半女,去年小夫妻一商量,离了。鱼不动水不跳的,俩人自愿就离了。没过半年,又各自的都结了婚了,速度之快,令人嗔目结舌,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看不懂了。也奇怪,离开我家的那媳妇儿,嫁人以后怀了孕。新来的侄儿媳妇,进门见喜,于老历八月十九,生下个大胖小子,一家人那个开心吧,崩提了。定于明日请客,恭贺新生。

唉!这人生啊!这缘分啊!要怎么解释才好呢?这阴差阳错的缘分!

世上的路,千千万万条,这新生的婴儿,未来会走什么样的路呢?不得而知了,我这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呵呵,就只是这么一想吧!呵呵呵呵呵!

后记:不管咱们是选择把握好当下的每一刻,还是选择肆意地挥霍韶光,光阴的脚步,从来都不曾为谁停留,它也容不得咱们有片刻的思考。在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中,老是要等到千帆过尽,物是人非之后,才会让咱们明白,光阴的可贵。而你今日甜蜜的幸福,终有一日会成为明日的忧伤,你今日朦胧的忧伤,兴许会变成明日会心的笑容。或许世事本是如此,生命的无常便是生命的常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