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老之将至,将不好的一面尽量压制

咱们知道,在天龙八部这款游戏中,一个人本身就是矛盾的综合体。既有善良的一面,又有邪恶的一面;既有阳光的一面,又有隐晦的阴面;既有温情的一面,又有暴躁的一面等等,多不胜举。这就要咱们遵循一个原则,在社会的交往中,应该发挥自己优秀的一面,将不好的一面尽量压制。——题记

今天看到一朋友在今日新开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晒出了2019年人生计划。其中之一赫然表明:期待六月,猴子。根据她以往的空间文字,我约略知道,这应该就是她曾多次提及的二胎计划。由此我不禁在心下感慨,在如今这个养育孩子成本急增不下的年代里,她造人信念的坚定与执着。忽然,"猴子"二字就一下子攫住了我的目光,随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晃疼了我的眼,刺伤了我的心,我心中似乎突然有了种大限在前的感觉:因为这两个字绝情且残忍地提醒我,又一个猴年将至,我的本命年在即,我即将年近半百,我之老之将至!!!

其实,说实话,在心里,我一直没觉出我有多老。记得前阵子还在网上测心理年龄才29岁。当然,我知道那本不可信。在现实生活中,我也不曾表现出多少老态来:依然和二十年前一样在运动场生龙活虎,只是把篮球足球换成了乒球和毽球;还和办公室小伙子比试摸高掰手腕,只是屡战屡败;回家上楼照样一步两阶,只是把跑步降成了走步……所以,一直以来,我并未刻意关注我年龄。也因此,今天,"猴子"让我想到的"年近半百"在我心里激起的波澜久不能平。毕竟,从国内国际的标准看,半百均属老年。

现在想,也许只是我自感年轻罢了。在别人眼中,我其实早已是年老色衰了吧。记得十多年前还在宝鸡时,门卫室是一对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农村夫妻值班。农村人成家早,生育也早,四十多岁竟有了孙子,且已呀呀学语。一日上班进门,夫妻俩正领小孩子玩耍,见我,慌忙说:"小明,快喊爷爷。""爷爷",小男孩竟脆生生地喊了一声。当时我才三十出头啊,这一稚气十足的喊声着实让我尴尬不己,至于没答应,只笑一声便急忙走开了。后来许久,我老远见那小孩都躲着走。再后来,我只用那是农村人憨厚谦卑的表现安慰自己了。

另一次是四五年前,去省城参加"骨干教师培训"时,心想,既来之,则安之。既安之,好学之。所以,我主动选了前排靠边的座位坐下,课上仔细听,认真记。课间休息时,一位所谓女专家微笑着走到我面前,和蔼可亲地说"这位老师,您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出来学习啊?!"。我当时其实才刚四十出头。听了这话,心中別扭。便夹起书本出了门,和同行在街逛了半天。随后的几天,我一直坐在最后面。我感慨如此,倒不是怕老,怕死,只是这种老的感觉来的来突然,太直接。何况,老,总是被边缘化,总是和弱、病、残划在一起,总是被人同情,被人歧视。但,老,又是人生的必经阶段,怕,烦又奈之何?

现在再想,人生每个阶段各有其中乐趣,各有个中意义,老又何惊?老又何惧,老又何恨?